西安外国语大学艺术学院
党建工作
  理论学习
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理论学习
[两会访谈] 改革 让大学成为超越时空的地方

中南大学在2012年掀起了高校改革之风,时隔两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在做客人民网时畅谈中南改革的故事,他认为改革的最大难点是价值观的改变,大学改革应该让大学成为超越时空的地方。
    [主持人]:今天邀请到我们演播间的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南大学张尧学校长,来到演播间与我们聊一聊中南大学在这一年当中的发展和变化。张校长,您好,欢迎您来到人民网。
    [张尧学]:主持人你好,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中南大学张尧学。
    [主持人]:中南大学这几年得到国家的重视,从去年11月份习总书记到访了咱们学校,应该是他在任期间参观指导工作的第一所学校,也能看得出来中南大学在科学领域中重要位置。我们知道,在去年两会的时候,您有提到关于中央财政要增加对中西部高校的转移支付,包括对于大学生的帮助这一类的提案,时隔一年之后,关于这方面的情况有所好转吗?
    [张尧学]:这两个提案提出来以后,很快得到了财政部和教育部的回应,而且多次和我们进行沟通,而且中央转移支付的的确确对地方高校加大了很多力度,而且对学生的资助方面也加大了很多力度。去年一年以我们学校为例,大概学生的奖学金增加到20%以上,去年我们学校学生的奖助学金加上研究生的已经达到接近3个亿,这个力度还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们一年学费的收入大概只有两个多亿,我们大概3万多本科生,一个本科生大概收5千多块钱,实际上我们的奖助学金已经比学生交的学费要多得多,而且多很多。
    [主持人]:看来咱们这个提案得到了很好的回应。
    [张尧学]:对。
    [主持人]:在去年两会中您也有提到希望进一步扩大高校办学的自主权,比如说自主决定自主招生的名额,在今年三月份自主招生当中,中南大学有哪些新的变化吗?
    [张尧学]:这件事情可能比较复杂一点,我认为这是一个长期的目标问题,因为按照高等教育法的规定,招生应该是大学的权利。正如一个国企,像人民网,你要招工作人员,是国家帮你们招还是你们自己招。我们现在招生处在国家帮我们招这么一个阶段。实际上,给了一个5%的招生自主权。今年由于大家都知道有些学校在招生自主的工作上做得不是太好,今年实际上教育部反复要求,对5%要严格掌握,而且校长、书记都公开承诺,不准点招一名学生,点招一个之后,要辞职,甚至还要罚我们的拨款,今年应该说是从紧了。
    [张尧学]:但是为什么这样做呢?我觉得也有它的道理。现在还有很多法制法规不健全,法制法规不健全的情况下,如果再扩大招生自主权,有可能滋生腐败现象。我讲的是一个长期目标,如果高考的改革还是按照国家一把尺度,用一个统一的分数线来量全国这么多考生的话,有它的好的一面,某种意义上体现了某种公平,不能说全部公平。但是,反过来讲,它扼杀了个性,统一减少了学生选择的机会。一个高中的学生,他本来可以选多个学校去考试,同时获得多张录取通知书,比如清华、北大、复旦、交大,都被录取了,你可以挑选一所中意的学校上。但是在现在的高考制度下,你是不行的,你只能报一个第一志愿,这个第一志愿录取不了你,你的分数再高,可能一下子就变到二本去了,这种可能性特别大,给学生带来了没有选择权利,同时给高校也带来一个问题,高校也没有选择权利,高校只能按照分数段,在哪一个时间段以内去录取那些高分数的学生。而每个学校培养的目标是不一样的,不一样的培养目标,但是进入只有一个尺子,就是分数的高低,你就没有办法按照特色和个性化去培养学生。
    [张尧学]:而现在科技的进步,经济的全球化、政策的多极化,以及移动互联网和大数据的飞速发展,恰恰是要求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特色、不同的定位,按照不同的要求来培养自己的学生,你从入口开始,你就没有去个性化,培养个性化的时候,难度就比较大一些。我们进学校的学生想换专业,或者对自己的专业感到比较迷茫,不知道这个专业学习以后干什么,他们都不清楚为什么,因为他是拿分数进来的,并没有按照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择自己所需要的大学。我觉得这也是一个不太好的地方。
    [张尧学]:如果说高考,把高考的权利放在学校,的的确确像大家说的,可能带来两个问题。一个是滋生腐败,还有一个是贫穷的农村的孩子会不会有机会。
    [张尧学]:对于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是一个法治国家和法治教育的问题,这个学校,如果说自主招生,自主录取,它应该在事先制定这个学校的考试与录取办法,同时作为法规法制化,法制化以后向社会公布,既要校外监督,也要校内监督,一旦出问题,应该由法律来惩治这个学校,来抓这些腐败的人。如果我们法律能够严格进行监管,在招生这一块,我觉得是可以做到惩治腐败的。我最近看一个消息,美国有一所大学有一个很好的中国学生,他的成绩都很不错,但是他这个成绩不错是怎么来的呢?是通过计算机去侵入分数系统改分改出来的,最后美国的司法毫不犹豫把他抓起来,判了四年。如果你有这样的法律存在,严格执法,我想每个人都会在法律面前想一想,这件事情该不该做,所以应该是依法治国,依法治校,依法治教育,靠法治保证健康的发展,而不是因为害怕腐败而停留在用一把尺子选择学生。
    [张尧学]:对于贫困的学生,他们是不是有机会参加考试,我认为要从两个方面来解决。一是国家可以拿一笔钱给这些贫困的,但是在高中学习比较优秀的,而且有社会责任感的这些学生,去资助他参加考试。另外,对于高中或者大学,他也应该设立一些奖学金,应该是“奖授金”,让他参加考试的时候给他出路费或者出报名费,这样让他有考试的机会。这样做的话,既解决了贫困学生入学的问题,因为本身贫困家庭的孩子,上好大学的机会是比以前计划经济时代来讲要低得多,像我们,我22岁前没有走出十公里的半径,很穷的家庭。但是在那个时候我能考出来,现在我恐怕是没有机会考出来了,为什么?因为现在的考试制度,它都是凭分数,凭分数首先要有好的老师,我们那时候还稍微有一点好的老师教我们,现在市场经济以后,已经没有什么好老师下到乡村里去,而且集中在城市、集中在大城市和集中在好的地方。
    [张尧学]:所以,我想高考制度改革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同时要利用民族的发展,利用我们学生的发展,利用我们家庭的发展,因为现在不然大家从幼儿园开始拼,上一个好小学很难,找一个上好中学更难,大家起步不是输在后面的真正能力体现的时候,而是输在起跑线上,你如果没进一个好幼儿园,就进不了好小学,没进好小学就没有好中学,没进好中学,你一辈子就完了。不管你有多大努力,不管你后天有多大发展,只要你在起跑线上输了。昨天有一个政协委员开玩笑说,以后的比赛是在基因界的比赛,是在胎教方面的比赛,我觉得这个教育方向是有问题的。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不仅给孩子们带来很大的负担,也给他的家庭,包括家庭所有的环境都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张尧学]:而且给整个社会带来了一个很大的负担,整个社会的发展是一种畸形的发展,你不觉得现在中国的孩子很辛苦嘛,从早到晚都在学习,而学习以后,主要是看待学的分数,并没有学别的。我觉得一个孩子,像我自己小时候,我大概到十几岁以前基本天天都在玩,一天上三四个小时的学,其他时间就是,那个时候深挖洞广积粮,我们去挖挖地洞,偷偷吃的,到河里游游泳,一天到晚在野外,很珍贵的回忆,基本上我一看我们的孩子,你们太辛苦了,几乎人生的小时候该享受到的东西一点都没有享受到,我觉得应该有些改变。
    [主持人]:改革之路,在教育这方面,中国一直在走,一直在摸索,发展过程中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相信前景是美好的。
    [张尧学]:我觉得前景也不那么美好,高考改革的方向值得认真地讨论。因为现在国家拿出来的高考的改革方向还是统考,只是减少科目,或者英语不考,我觉得这是治标不治本,我认为应该在方向上做调整和探索。
    [主持人]:我们说说改革,中南大学2012年掀起了在高校改革之风,时隔两年,我想知道您在改革这条路上感觉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或者瓶颈是什么?
    [张尧学]:为什么要做这个改革呢?我个人感觉,中国大学现在虽然还是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面临的问题非常大,主要的问题在哪呢?并不是楼房没建好,并不是说收入低了,也不是科研成果少了,我感觉最大的问题是人的心,价值判断和价值观念出了问题。无论是学生也好,比如学生上了大学,他从一个保姆式的高中阶段的教育,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还有班主任都是保护他的,他的一切都是抱着养大的,突然跳到大学,在大学我们普遍采取学分制,没人管,是一个放羊的阶段。他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床,上课也不去听,课后游戏这些都来了,当然这可能是量不大,但也不少。这样一来,他的考试就挂科。对上大学究竟为什么,他没有一个认识。最后到后几年,到第三年开始,他就开始担心找工作。而现在大学生的就业形势不太好,今年大概740多万。
    [张尧学]: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国家的经济,全球经济都在紧缩的条件下,工作不太好找,所以他会产生迷茫、难受和压力非常之大,我们说压力山大。在这种情况下,学生学习,为什么要学习,有没有自己的理想,价值取向是什么,所以有问题。有时候考试考得不好要作弊,他对他的人生以及今后怎么走,对社会上感觉到不一定是充满希望和充满阳光,但是18-22岁是人生最好的阶段,是青春最亮丽的时期,他应该有很美好的回忆,他应该满怀理想,满怀中国梦踏入这个社会,而现在不是,现在是以一种很急躁、很压迫的心态,因为他马上面临着结婚,面临着买房子,面临着生孩子,面临着找工作等很多的问题。
    [张尧学]:还有我们的教师,我们的教师是社会的一部分,本来教师的收入就不高,教师的社会地位也不高,有句话开玩笑讲,教授满街走,教师不如狗。就是教师的社会地位也不高。他手中又没有行政权力,他在大学里面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另外,还有一些行政化的问题,可能这些社会问题都在高校不同程度地有所反映。所以,教师也是有一个价值判断和价值取向的问题。
    [张尧学]:另外,我们的管理层,我们学习有一个问题,大概各个高校都普遍存在,就是做教授的,做纯教学科研的人,愿意有个一官半职,当当处长、做做行政,也有一部分不是这样的,但是愿意做行政的占比较多的。但是从好的方面来讲,是一个人的全面发展。
    [张尧学]:从另一方面讲,也表明了如果有一官半职,可以在行政资源的配置,可以在学术职称的配置等方面,起码不受人家欺负。起码你可以表示为公,我可以配给别人不要,这表示是一个很好的教授,也是一个很好的官员,但是他可以感觉不受欺负。人的物质得到满足以后,在精神层面有一个追求和表达自己语言的愿望,往往有的时候受点气,比少得多少钱还要来得更难受。
    [张尧学]:教授,我有一个总的感觉,我们的价值观和价值取向也有问题。管理层当然更不用说,存在行政化的问题。这样就势必带来学校在学风、在教学和科研的比例、在对学生的培养、对很多事情特别是培养什么人的这些问题上有一些比较大的隐患。我们推动了全校的综合改革。
    [张尧学]:为什么要搞综合改革呢?对于现在的高校来讲,这也是我这次会议上比较关心的,高校改革不可能只改其中的一项二项,比如人事制度改革,很多大学已经改了,很难成功,为什么?因为别的没跟上,如果只是科研体制改革也跟不上,光搞教学改革也不行。所以我们的改革是全体推进,整个人事、后勤、教学、科研、研究生,包括医学一起全体改革。
    [张尧学]:全体改革推行两年后,最核心的几点,一个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是我们青年教师在没有当副教授之前不准上讲台,只准搞科研。大家就会说,你这样一改,是否把青年教师的待遇减低了,没有。这两年期间,我们全校所有在校的员工的工资翻了一倍以上,我们对青年教师做了一个有益的保证,只要任何进来中南大学的青年教师,不给他们进行考核,但是给他们平均收入待遇。现在在中南大学,我可以做一句广告,刚进中南大学的博士毕业生,我们可以拿到12.5万左右的年薪,每个月大概有一万块钱左右的收入,全部加起来。大家在长沙这个环境下有一个比较好的,解决你的生活温饱问题。我们不进行考核,希望你在八年期间能够尽心尽力的、不受外界干扰的,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展示出来,把自己喜欢做的科研做好,先过好科研关,再上讲台,再教学生。因为你自己做事、为人,你还没有成熟,没有学好,你去上讲台,某种程度讲是误人子弟,这是一个。
    [张尧学]:另外,我们给青年教师,大家说我们没有钱怎么办?我们说学校财政,每个教师拿20万块给他们,不要写申请报告,这20万给你就是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出差或者你去自己买点东西,你去做科研项目,但是这点钱对现在来讲是不够,但是作为起步经费来讲,学校是尽最大努力,我们学校每年大概要进一百多个左右的青年教师,在这方面我们要拿二千多万块钱。再有我们给他们安家费,现在学校不分房子,对于普通的青年来说,一次性给10万块钱,在长沙10万块钱可以付首付的。比如你要评上学者,还会多一点,有的给50万,有的给100万,不等,根据情况。所以,我们把青年教师这一块的改革,让他们全部去搞科研,为国家培养后备力量,其中把急功近利的评价模式改一改,不要让他们受论文的困惑,也不要让他们受多少成果的困惑,但是最终八年他们是要做出成果的,我们相信他们也一定会做出好的成果,这是对教师。
    [张尧学]:还有对学生,我们改革的核心是希望把学生培养好,我们希望大学成为一个真正的传播人良知的地方,人类为什么得以文明、得以延续,很大程度是因为大学的存在。大学不要因为时代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精神和思想,大学应该是超越时空的,你看很多都变了,但是大学,我们的大学情况最老的只有一百多年,但是欧洲的大学、西方的大学一千多年的都有,大学作为一个人类文明传承的一个核心的堡垒,它应该起文明传承的作用,而且是引领社会的正能量。社会可以坏,但是进了大学之后,可以在大学里得到洗礼,大学是一个炼钢炉,身体进来,纯钢进去。我这些纯钢出去以后会影响社会,他会把社会变得更好。所以,大学一定是要弘扬正能量的地方。
    [张尧学]:我们在这方面,就是要培养学生有正能量。怎么培养?首先自己要做到,校长要做到,管理人员要做到,教师要做到。同时,对学生要好,怎么好法?我们就是解决学生的实际问题。比如我自己,学生所有的来信,我都是亲自回,每一个问题我都自己解决。解决不动的,我自己出面解决。学生,比如去年反映的空调问题比较难,我们毫不犹豫,在财政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去年拿了一个亿,因为长沙的房子都是砖木结构的老房子,电容量非常的小,一装空调,就会跳闸,可能起火,我们全部改造,变压器、输电线全部重装。而且去年8月份发现这个问题,7、8月份发现这个问题,去年一年学生给我们做了两首歌,一首歌就是用的《董小姐》曲子填词“张校长要装空调”。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们坚决要在今年五月一号之前,所有的施工都要到位,现在已经快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后一点点了。公共场所的空调由学校买,宿舍的空调由学校把装空调的架子做好,然后由空调公司提供租赁的方式,由学生集体开会租还是不租,租的话就给你把空调换上去,不租,你愿意艰苦一点,愿意受长沙热天气的磨炼,你就不租。租的钱,我们把空调公司引进来,以比较低的价格租给学生,这样环节的钱全部由学校出,享受吹空调的钱,还是由学生自己出,以租赁的方式,不要去买一个空调,买了那几年,读书读完了,他也搬不走,搬走也是旧的,也挺麻烦,他可以让后面的同学继续租。
    [张尧学]:另外,我们在吃饭方面,食堂,现在还是湖南最好的高校食堂。不仅仅是水电不要钱,同时你每买一块钱,学校财政补助一毛钱,让你以比较低的价格享受到比较好的饭菜。学生只要对吃饭或者生活有什么意见,都是校长、副校长自己出面解决。
    [张尧学]:除了生活条件之外,我们还有很重要的就是要改革学生的课程体系和改革老师的教学模式。为什么要这样呢?这是学生在学校的根本。第一,我们把学校的实验室24小时开放,不管是教学实验室还是科研实验室,让学生有一个随时随地可以去实验室做实验的平台。第二,根据当前国际发展形势,搞小班教学。搞小班教学,用行政的办法是解决不了的,我们采用一个很简单的办法,给老师的课程只按课时算,你教一千人和教十个人是一样的待遇。我们老师自动把班变成小班了。然后我们现在也在推进一个新的改革办法,反映非常好,只让老师讲三分之一的时间,把三分之二的时间还给学生,就是让学生进行讨论。然后老师三分之一讲完不是什么都不干了,他在讲三分之一前要把问题、提纲和讲这一课学习的目的和内容的大致纲要给学生讲一下。讲的时候,要分配好哪个学生讲什么,哪个学生讲什么,然后学生分组讨论,学生自己把问题从互联网、从各方面都搞清楚。搞清楚以后,大家拿出来讨论。讨论以后,原来学生可能有的不去上课,有的上课打瞌睡,现在没机会了,因为他必须发言,他必须跟上大家的思维,他必须成为学习小组中的一份子,我们把这种叫做交互式的主动学习,就是把课堂还给学生,让学生真正得到个性化的培养和个性化发展。学生是学习的主人,他不是学习的奴隶,这是高中我们认为今后教育改革的一个重大问题。
    [张尧学]:另外,我们重新树立课程体系,原来的课程体系用科研从事科研,对课程体系是几十年不变,教材陈旧,不符合市场发展需要,也不反映新的现代科技。我们现在要求学院全部重新梳理课程体系,针对你培养目标,把课程重新设置,让一线科研最好的教授来讲课。所以,教授必须上讲台,教授如果不上讲台,我们要扣全员绩效的1%,一次不上课1%,如果十次不上就扣10%,上不封顶,扣完为止。
    [张尧学]:我们有过两次案例,有过一次一个教授没有上课,让博士生带,最后一下子扣了他们六七万块钱,最后这个钱由院班子集体承担,因为你叫那个教授承担也不好,因为扣的是全院的。院班子说我们集体承担再说。这样一承担,下次谁也不敢了,因为大家都看领导被罚款了,他们说这个事情还是讲课要作为教授的第一需要。用这种办法,把教授、副教授都放在讲台上去,而且希望他们讲好课,把年轻教师都放在科研上去,让他们在35岁之前,因为35岁是人创新的一个峰值期,在35岁之前做创新,35岁之后做领军人物,做学术带头人,不是不搞科研的,是带着年轻人一起搞科研。然后同时给学生讲自己的科研经验、人生的经验,把我们的学生真正教成既创新又认真、做事情又有规则这样的学生。所以,我们在改革的过程中,既保证学生,也保证教师。教师的利益,也是大幅度保存的,同时对机关,我们也采用了一系列的考核办法,要求他们好好地为教师服务。
    [张尧学]:总的来讲,这两年下来,我自己不好评价什么,我们经常收到很多邮件,老师开会的时候都会讲,从大家的话来讲,应该是大家都把心劲聚过来了,大家的劲都在往一起使,都认为个学校值得在一起为它奋斗。我觉得这是最成功的,就是心劲,大家的正能量开始爆发。
    [主持人]:听完张校长的介绍,突然有点明白咱们中央办公厅为什么选择中南大学作为习总书记到访的第一所学校了。咱们节目的最后,您再跟我们聊聊您今年带到两会上的议案吧。
    [张尧学]:我今年在两会上,准备要提,但是后来想想算了,有些事不一定要通过议案来解决,当然议案也是一个好的办法。我所关注的还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未来和中国教育的未来。
    [张尧学]:中国的高等教育,现在面临着各个大学特别是地方的高等院校,面临着一个重大决策,就是刚才你前面讲的行政化的问题。地方高等院校的大学环境,实际上比中央高校要差得多,中央高校也面临着校内和校外去行政化的问题。校外去行政化是管理部门太多,地方管理比我们更严,他们年轻人长一点工资、提个职称的权利可能都没有,这对学校来讲是非常不利的,因为学校是个学术机构,不是一个行政机构,也不是纯的事业单位。学术机构就是你要让学术机构有学术的民主,要培养独立的、理性的、逻辑的批判精神,如果知识分子不批判了,不叫知识分子,而叫识字分子。
    [张尧学]:知识分子的第一要务,是要进行逻辑的理性批判,找出社会发展中的问题,使它得以改进,这是知识分子的责任。无论是科技的还是社科的,你搞理工科的,你去找理工科中间的问题,然后解决这些问题,科技创新。社会科学的,你要去找出社会治理、政府治理中间现在的问题。找问题不是想推翻政府,而是恰恰希望它更好。怎么能够让它更好,光表扬是它是好不起来的,天天说他云里雾里,说政府这么好,那么好,怎么好…这靠谁?靠知识分子,靠他的逻辑理性的去批判。所以,这一点上来讲,我们高等教育面临重大的责任和问题。现在的高等教育根本没有做到这一点,特别是我们的学生没有做到这一点,怎么样做?就需要高等院校综合改变。综合改变,首先要树立学校的培养目标,这个定位不是别人能定的,也不是研究性大学和教授性大学的问题,而是学校究竟往哪个方向走,培养什么人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你要根据你的目标,要做一系列的课程改革。研究生培养的改革,还有你的科研体制的改革,还有你的管理体制的改革,包括我们校方行政部门的改革,因为行政化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去官僚化和去利益化的问题,这些问题,当然和中国大环境分不开。但是,高校应该领先一步,高校要不改好,中国高校如果不民主的话,中国社会永远不会民主。但是,中国高校一直没有去做尝试,中国社会也做不了尝试,人类的文明进步在中国的反映就会慢一点,我觉得这是最值得关注的。
    [张尧学]:另外,包括我们的基础教育,包括我们的高考改革,我认为现在都有很多的东西是值得反思的。我们学的分数多了,我们学的知识多了,但是我们的良心可能丢掉了,我们的价值判断和价值选择在出问题了,这方面需要引起高度重视。
    [主持人]:我们看到在教育改革之路上需要探索和重新思考的问题还是有很多的。
    [主持人]: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张校长来到人民网与大家聊了这么多关于中南大学自己在改革道路上的一些感受和体会,当然也和其他大学、其他的学校、老师和同学们也带来了更深的思考,再次感谢张校长今天来到人民网,谢谢。
    [张尧学]: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来源:人民网)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艺术学院初级党课培训圆满结束
下一篇:两会学习——政府工作报告(教育篇)

CopyRight© 2012- 2015All Rights Reserved.西安外国语大学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地址:西安市长安区郭杜教育产业园文苑南路1号(710128) 电话:029-85319190